音乐学院_新闻网
加入收藏 | 返回主页  
  首页 新闻 演出 学术 专题
关注 图说 访谈 视频 媒体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学院新闻 > 正文
2017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公益系列活动之二
琴谐天地人 和合古与今
——“丁承运教授古琴公益培训”系列活动侧记
作者:潘斌   来源:湖北音乐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7-07-09

通讯员 潘 斌


在我国第十二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来临之际,湖北音乐博物馆相继开展了一系列非遗公益活动。其中,于2017年6月17日至18日举办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丁承运教授古琴公益培训”,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热烈反响。此次公益培训包括学术报告、古琴音乐雅集鉴赏会和古琴培训班等内容,分别从思想到感官、从理论到实践,使大众全方位、多层面地接触并学习了古琴音乐文化。

丁承运教授精研琴学凡数十载,在琴史、琴律、琴派、打谱、琴指法等诸多研究领域皆有卓见,是当今少有的“学者型琴家”。此次的古琴公益培训活动,即以两场学术报告拉开帷幕。

6月17日上午9时30分,丁承运教授在编钟音乐厅登坛开讲,第一场学术讲座的主题是《古琴艺术的文化属性与审美探寻》,丁教授首先明确将古琴艺术的文化属性定义为“士的艺术”,并梳理自上古至明清,琴道与士大夫文人的关系,从而揭示了古琴是士的精神之体现,作为文人四艺之首的“琴”,其背后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内容,文人的本色、审美观念及其以经史子集为主的知识结构,均对琴学的产生具有直接影响,因此,琴棋书画并非简单的艺术专科;丁承运教授还总结了古琴音乐思想及审美观念在历史上经历的几次重要变迁与转型:在上古时代,琴是士君子修身的必备之器,其功能主要是教化,东汉末年,随着道家思想的融入,琴乐中开始更多地追求道家游心逍遥、虚静玄妙的境界,这一希夷微妙的“道”的精神,与琴声虚实相生、“曲淡节稀声不多”琴声特点多有契合,如明代虞山派“清微淡远”之古琴美学观,即更多反映了道家的虚静思想,明清之际,琴乐风格呈多元化发展,呈现出一派豪侠之气,如以张孔山为代表的泛川派、以杨时百为代表的九嶷派,都力求突破传统清和淡雅的审美习惯,追求或慷慨激昂、或峻急奔放、或刚健苍浑的琴风,从而极大拓宽和丰富了琴乐的表现力。

丁承运教授的第二场报告以《泛川琴派的渊源与传承》为题,先后介绍有关泛川琴派名称的出现与表述,最早见于查阜西先生的《1956年古琴采访工作报告》,查先生在报告中指出了蜀派与川派的区别:蜀声、蜀派是晚清以前对四川本地琴人的称呼,川派则是曹稚云、张孔山等一批江浙琴人入蜀后,引领原蜀派琴风有所变化而始称“川派”。丁教授重点讲述了泛川派开创者张孔山及其琴艺之形成与影响,他指出张孔山刚健圆融、奔放沉雄的艺术个性是他入蜀后风格的自然转型,随着张孔山由蜀地下江汉,张孔山之泛川艺术顺流而下,在江汉间盛极一时,琴史上遂出现了以张孔山为主脉的泛川琴派以及以顾梅羹、彭祉卿、喻绍泽、查阜西为最具影响力的现代泛川琴家。此外,丁教授还如数家珍地介绍了《百瓶斋琴谱》、《天闻阁琴谱》等泛川琴派传谱之渊源及代表曲目《潇湘水云》、《普庵咒》、《流水》的艺术特色。

“雅集”是对中国古代文人聚会的雅称,也是一种以文会友、以琴会友的生活方式,“古琴雅集”则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知音聚会,更是琴人之间交流切磋琴艺的重要载体。与现代音乐会不同,这种小众化的“雅集”更注重琴人之间的心灵交流和思想共鸣。

6月17日下午三时许,丁承运教授师生雅集音乐鉴赏会在音乐博物馆三楼古琴馆奏响,作为此次雅集活动的主持人,博物馆馆长孙晓辉教授以其广博的学识和精妙的言辞,向观众讲述了古往今来武汉与古琴的因缘,并深度解读了雅集音乐会上每首琴曲的意蕴。

开场由范薇操缦《平沙落雁》,这是一首充满了天机自然意趣的古琴名作,描述了群雁回翔瞻顾之情与上下颉颃之态,曲情或起而复落,或落而复起,往来跌宕之间传递着生命之韵律与万物之灵性。一曲弹毕,众人神气初定。随后,刘冰莹演奏的佛曲《普庵咒》将现场的气氛引向幽远深邃,《普庵咒》又名《释谈章》,此曲以七弦清音写梵呗唱赞,以琴道之圆融和雅表佛法之博大和平,刘冰莹的演奏谱本出自泛川派的《百瓶斋琴谱》,全曲有两百余个齐撮的指法,突显了音响的宽洪和协与曲情的静穆庄严,故而更接近佛家“人、我、众生,皆大欢喜”的圆满境界。

钱旺演奏的《梧叶舞秋风》,系清代琴家庄臻凤所作,这是一首季节色彩鲜明的琴曲,具有欧阳修所谓“其色惨淡,其容清明,其气懔烈,其意萧条”的秋天景况,因“梧桐早凋”,一叶知秋,故而丁承运教授将其列为《琴上月令》中的“七月”主题。清秋幽韵方歇,隆冬暗香浮动,朱季带来了一曲耳熟能详的《梅花三弄》,她演奏的谱本采自《春草堂琴谱》,在曲调处理上则深受丁承运教授影响,丁教授在琴界素有“丁梅花”之美誉,他对《梅花三弄》的经典演绎来自对梅花精神及其文人风骨的深刻领悟,他指下的“梅花”有着孤傲、高洁、冷峭的不群之姿,因此,丁门所传之《梅花三弄》弃绝柔懦之质、反对媚巧之声,朱季的演奏下指清健,取音坚劲,其凛凛风骨,若然可见。

同一首琴曲,由不同人生阅历的琴人演奏,其意味大有不同。一曲《忆故人》,在成公亮先生的操缦下,充满了哀怨惆怅的生命感悟,在力行“大道至简”的丁承运教授那里,透出的便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冲和洒脱,在这次雅集音乐会上,年轻一代的女琴人吴婧,将个人的细腻情怀与琴曲的婉转韵致水乳交融,一往情深的曲意淋漓尽现于一吟一猱之间。从《忆故人》到《白雪》,曲境由低徊宛转臻于超然空明。《白雪》最早被认为是采用楚国民歌曲调创作的琴曲,原谱初见于《神奇秘谱》,李渊泽操缦的《白雪》,系丁承运教授依据清代《澄鉴堂琴谱》所打谱本,乐曲展现了苍茫旷远又别有洞天的至纯境界,象征着冲和洗练的人生态度,其中也寄寓了历代文人的人格追求,对此曲的把握,既需要纯熟的琴技、稳健的琴风,更要悠然领悟打谱者的志趣,自幼随丁老师习琴多年的李渊泽,恰到好处地实现了这些要素。

《潇湘水云》是传世宋代琴曲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首,全曲将眷念国事的怅惘之情寄寓在烟雾缭绕、云水奔腾的画景中,这其中既有时势飘零之慨,亦有扁舟五湖之志,更不乏悠扬自得之趣,充分地把握并演绎如此丰富的意蕴并非易事,但九零后的青年琴家丁霓裳则实现了这种可能,自幼深受家学熏习、如今又负笈广陵门下的她,将传统文化的积淀与现代音乐的素养完美结合,从而展现出一部经典的青春版《潇湘水云》。

最后压轴登场的,是备受期待的丁承运教授,他现场演奏了泛川派的代表作《流水》,又称《大流水》或《七十二滚拂流水》。曲谱见于张孔山所传《天闻阁琴谱》,全曲以滚、拂、绰、注、上、下等手法,描绘了从清泉出谷之响到水涌奔流之声,由汪洋浩瀚之态到惊涛骇浪之势,后渐以跌宕徜徉杳然归海的自然气象,演奏此曲,绝非单纯地摹拟自然,而是以此体悟人生不同阶段的情态,从而感发生命的崇高浩然之气,丁承运教授的演绎,即超越了琴乐本身臻于“道”的妙境,因此极具摄受力。一曲《流水》终了,众琴友意犹未尽,在热切要求下,丁承运教授返场演奏了一曲《醉渔唱晚》,雅集音乐会在暮霭烟波里的摇橹歌声中圆满结束。

古人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又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体悟博大精深的琴道,须以规范扎实的基本功为前提。因此,本次活动首开大师班,面向社会招募三十位有初步习琴基础的学员,由丁承运教授亲传“张孔山琴学指法与手势”。消息发布后反响极为热烈,短时间内即报名满额。

(丁承运教授在教授古琴指法)

6月18日上午9时30分,培训班在湖北音乐博物馆三楼古琴馆正式开课,丁承运教授向琴友们传授了“勾”、“挑”两种右手基本指法要则,结合手势动作进行示范,他解析到:“勾”应以中指的末节和中节发力,入指方得深浅适宜,其手势具有“孤鹜顾群”之意象;“挑”则以大指轻抵食指箕斗处,加以推送,出弦时切忌加速加力,而应力量内收、匀速弹出,观“挑”之手势:大指与食指之相抵,形似鸟喙,中指、无名指与小指应自然向前伸展,状如鸟之展翅欲翔,故而此手势又形象的名曰“宾雁衔芦”。在丁承运教授及助教们的悉心指导下,学员们很快掌握了“勾”、“挑”两种指法以及两者的间弹法要领。

短暂的课间休息后,丁承运教授介绍了左手吟、猱、绰、注的基本要则,其中,绰、注应如手之浮尘那般自如、松弛,吟、猱则是更加细小微妙的处理,法同绰、注。随后,丁承运教授传授个人打谱的宋代琴歌《黄莺吟》,先是按弹琴谱,待学员们基本掌握后,邀夫人傅丽娜老师上台教唱琴歌,一人抚琴、一人教唱,夫妇二人之默契,不限于“琴瑟和鸣”,也尽现于共同教学中。学员们则沉浸于弦与指合、音与意合的琴境,度过了一上午美好而充实的学习时光。

是日,适逢父亲节,“父”之涵义,并非仅为狭义上的血缘关系,更代表了一种生生不息的文化传承。因此,在本次活动圆满之际,丁霓裳代表各位琴友向丁承运教授呈献鲜花,以表感恩之情。

历时一天半的“丁承运教授古琴公益培训”系列活动,融贯琴学的钩沉、琴人的交流、琴技的传习,体现了“道”与“术”的结合;在教学形式上,则呈现出传统家学的传承熏习、高等教育的薪火相递、有教无类的社会教育这三种传承方式跨越古今的完美统一。其内容之丰富、受众之广泛、影响之深远,堪为武汉琴界一大盛事!

上一条:湖北房县《诗经》民歌和神农架汉族史诗《黑暗转》的传承与教习 下一条:王心心“非遗南音的飘流之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