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院_新闻网
加入收藏 | 返回主页  
  首页 新闻 演出 学术 专题
关注 图说 访谈 视频 媒体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学院新闻 > 正文
2017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公益系列活动之三
湖北房县《诗经》民歌和神农架汉族史诗《黑暗转》的传承与教习
作者:孙晓辉   来源:湖北音乐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7-07-09

通讯员 孙晓辉

 

2017年6月27日至28日,武汉音乐学院湖北音乐搏物馆2017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公益系列活动迎来第三场,主题为湖北房县《诗经》民歌和神农架汉族史诗《黑暗传》的传承与教习。

近年来,湖北省十堰地区给中国的文化艺术界带来了太多的惊喜:从武当山道教音乐、民歌村吕家河、竹溪县向坝乡向坝村民歌,到房县门古寺镇(现改名为尹吉甫镇)《诗经》民歌,以及与神农架交界地的汉族神话史诗《黑暗传》等,这些宝贵而精妙的音乐财富,使十堰地区的人文环境如同其地理环境一样成为一块风水宝地。地方音乐文化代表了这一地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气质,这些古老的、独特的音乐风格成为这一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如清同治版《房县志》卷十一中有关于风俗的记载:“厥声近秦,厥歌好楚。”此地地处秦、楚、巴三国边陲之地,其音乐风格是楚韵、巴声、秦风以及古庸地风情完美的结合。

中国民主促进会十堰市委专职副主委熊友明带队,十堰市诗经尹吉甫文化研究咨询中心主任袁正洪和诗祖尹吉甫故里、诗经之乡房县四名演唱传承者朱其全、刘广友、尤德凤、陈茂云以及民歌收集者竹溪县桃园乡教师陈如军,神农架陈切松、王本才二位传承人应邀参加,共同展演了《诗经》民歌和汉族神话史诗《黑暗传》。

一、吉甫作诵,穆如清风

十堰市民俗协会会长和诗经尹吉甫文化研究咨询中心的袁正洪先生首先奉献是《中国中西结合部古音乐文化沉积带——鄂西北汉水武当地域庸风巴音秦韵楚调川味豫曲民间音乐及宫廷遗韵之特色》讲座。袁正洪先生研究《诗经》文化四十余载,他于1974年开始收集房县民间文化,1980年开始关注收集诗经尹吉甫文化,坚持深入房县尹吉甫镇、青峰镇等10多个乡镇采风,先后走访两百余人次,搜集有关资料百余万字,拍摄照片万余张及录音、录像资料等。

房县是西周太师尹吉甫(前852-前775)的故里。相传尹吉甫“文能附众,武能威敌”,他奉周宣王之命,率军北伐猃狁,南征荆蛮,驻守淮夷,辅佐“宣王中兴”。尹吉甫还是周宣王时期《诗经》重要的采风者、创作者和编纂者。《诗经》名篇《烝民》、《崧高》、《江汉》、《韩奕》、《都人士》、《六月》等乃尹吉甫之作。《诗经·大雅·崧高》篇曰:“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其风肆好,以赠申伯。”《诗经·大雅·烝民》曰:“吉甫作诵,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 以慰其心。”皆为称赞尹吉甫为《诗经》编纂所作出的贡献。

袁正洪先生认为:鄂西北汉水武当地域是庸、巴、秦、楚古音乐文化资源的珍贵富矿;鄂西北汉水武当地域古音乐文化圈汇聚了庸风、巴音、秦韵、楚调之特点;这里还是古代帝王贬谪特放之地,存世有宫廷典雅遗韵;十堰市所辖五县一市四县级区民歌村遍布,歌师、歌王、歌布袋、歌世家、民乐歌手众多,民歌兼具“楚调、巴音、秦韵”特色;尹吉甫故里房县一带汉水、汝水流域是周南、召南的交汇处,《诗经》民歌也就是在这里世代相传。

袁正洪先生的讲座博大厚重,图文并茂,183幅精彩珍贵照片展示,从十堰特殊的地域文化到尹吉甫故里鄂西北房县原生态音乐之特色的《诗经》民歌,伴之以古朴的民歌演唱,让在坐听众真实感受到民间《诗经》文化的历史遗存和“活态”传承。

来自十堰竹溪县偏远的桃源乡厚白教学点的民歌搜集者陈如军,经过三天的长途转辗跋涉来到武汉音乐学院,最让人感动的是他挑来了两个沉甸甸的有年头的“喜宝篓”,其中都是他倾心搜集的珍贵的代表了庸巴风情的民歌资料。这些珍贵的手抄本都是陈如军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穿烂解放鞋三十多双,足迹遍布兴山、神农架、保康以及陕西镇平、平利、南皋,重庆的巫溪等地区,含辛茹苦挖掘整理的记录长篇叙事诗,包括劳动歌、生活歌、情歌、盘歌、孝歌、薅草锣鼓歌词和曲谱的珍贵手抄本,由此他已经出版了《竹溪民歌》,还有大量手抄本需要整理。他慷慨将这些手抄本捐赠给湖北音乐博物馆进行数字化储存。因为牵挂深山小学中50多个孩子,他当天就踏上武汉回十堰的高铁,日夜兼程赶回学校。

(袁正洪(左四)向武汉音乐学院副院长李幼平教授(右四)、副院长雷勇教授(右一)赠送诗经尹吉甫文化研究书籍)

(竹溪县偏远大高山区的桃源乡厚白教学点教师陈如军展示收集的珍贵民歌资料)

二、考槃思妹汉广地,关关雎鸠声闻天

6月27日下午至28日上午,房县民间歌王朱其全、刘光友和女歌师尤德凤、陈茂云在武汉音乐学院湖北音乐博物馆,为师生演唱《诗经》民歌系列曲目,包括《关雎》、《考槃思妹》、《静女》、《窈窕淑女百家求》、《关关雎鸠往前走》、《关关雎鸠声闻天》、《伐檀》、《鹊巢》、《汉广》、《桃夭》、《东方之日》、《采蘩》、《睢水情歌》、《打一个呱呱鸡》和号子歌《郎在高山放山羊》《会不到情哥不下坡》等共21首,并且现场教唱了《采蘩》、《关关雎鸠声闻天》、《桃夭》等《诗经》民歌。

《诗经》民歌是袁正洪老先生2004年在房县白鹤乡、门古寺镇等地先后发现并命名的。《诗经》民歌在房县传唱历史悠久,但歌师傅们并不知道他们唱的歌词就是《诗经》。 2004年6月上旬,袁正洪采访房县白窝乡,民间歌师刘昌炎唱民歌时穿插有《诗经》民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称以此雅兴,显得有文采。2004年10月上旬,袁正洪到房县门古寺镇考察民间文化时,镇干部张兴成请邓发鼎、胡元炳、王尧等6名民间歌师唱与《诗经》有关的民歌;张兴成还采访到门古寺镇80多岁的退休老教师王天鹏介绍“诗经童子”念《蓼莪》,余立才唱《伐檀》等《诗经》相关民歌。至同年10月新华社报道《千古<诗经>民歌至今在房县深山传唱》的通讯后,房县传唱千古《诗经》相关民歌才开始在更大范围传播。

现场歌师傅们以独唱、对唱和轮唱、合唱多种形式演唱《诗经》民歌,还有收集的珍贵民歌手抄资料的展示,且有袁正洪和馆长孙晓辉教授同步讲解《诗经》原意, 点评《诗经》诗乐的历史记载与民间活态传承的流变过程。《诗经》民歌遗韵古朴醇厚、高亢辽远,高音穿透力较强,为现场听众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诗祖尹吉甫故里房县民间歌王朱其全演唱《诗经》民歌)

(诗祖尹吉甫故里房县民间歌王朱其全(左二)、刘光友(右一),民间歌师尤德凤(左一)、陈茂云(右二)演唱《诗经》民歌)

(刘光有演唱)

天地玄黄黑暗传,浪荡吞天盘古开

汉民族的远古创世神话史诗《黑暗传》是丧鼓歌场歌师傅口传的民间歌谣唱本,其中蕴含的是中国上古创世的神话谱系,将创世历程排序为“先天”“后天”“泡天”和“治世”四大阶段,依次唱出了黑暗、混沌、玄黄、盘古、女娲、伏羲、炎帝神农氏、黄帝轩辕氏等众多英雄人物。其中黑暗、混沌、玄黄三位始祖构建了地球形成前的宇宙原始洪荒时代“先天”的“时间简史”。 其“江沽寻水”、“浪荡吞天”、“盘古开天”和洪水神话、葫芦兄妹伏羲女娲的兄妹神话追溯了人类史前文明的历次劫难与重生。《黑暗传》由神农架林区文化干部胡崇峻于1984年发现,曾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2011年,《黑暗传》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黑暗传》搜集者胡崇俊(已故)采访陈切松(左)姜勇摄)

(《黑暗传》手抄本)

6月28日下午,从神农架大九湖远道而来的《黑暗传》省级传承人陈切松和歌师王本才,在湖北音乐博物馆为武音学子演唱了《黑暗传》的精华唱段,具体包括:卷首《一番洪水:金鼓一住我开口》、《歌师问起黑暗与混沌》,《盘古已把天地分》、《个个神仙有道法》、《两个沙托具他名》、《盘古回到太荒林》、《行到四方看分明》以及长篇叙事故事结束、葬礼结束黎明到来时的结束唱腔。陈切松和王本才以神农架方言倾情吟唱,时而高亢明亮,时而低沉古朴苍凉,唱出盘古开天辟地,日月星辰、光明现世,江河湖海、草木茂盛,还唱出赤眉老祖丢仙丹入海形成昆仑山的故事。由于两位歌师傅不堪武汉炎热,身体不适,发着高烧,依然坚持涌泉般唱演《黑暗传》。由于在当地唱《黑暗传》必配鼓乐和唢呐等,陈切松还现场传授打鼓技巧,展示了神农架“打火炮”的高超打击乐技艺。同时,来自十堰房县的刘光有也演唱了房县地区流传的《黑暗传》。

(陈切松唱《黑暗传》)

在2017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之际,武汉音乐学院湖北音乐博物馆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于6月举办了一系列的非遗公益系列活动。除了神农架《黑暗传》的教习,十堰市民俗学会、十堰市诗经尹吉甫文化研究会会长袁正洪举办《中国中西结合部古音乐文化沉积带》专题讲座,以及四位诗经民歌师演唱《诗经》中的作品外,湖北音乐博物馆还与音乐学系精诚合作,联合举办2016-2017年度音乐学系采风活动,还邀请了著名汉剧旦角演唱耿丽亚教习汉剧表演,戏剧梅花奖得主詹春尧讲习楚剧与楚剧表演,还有国家一级作曲李道国讲述《当代戏曲音乐的创作与实践》。前来聆听讲座的主要是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参加采风实习的师生,更吸引了众多对非遗文化感兴趣的普通市民。这次非遗公益展演活动举办非常成功,湖北省文化厅江清和处长高度赞许武汉音乐学院湖北音乐博物馆创新非遗传承模式,让更多民歌传承人走进高校艺术院校。我们有使命传播和弘扬这些不可估量的无形资产,让传统音乐文化的血脉世代传承。

(袁正洪讲座)


上一条:我院教师参加2017年湖北省舞台艺术人才和美术人才培养工程专题培训班 下一条:琴谐天地人 和合古与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