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院_新闻网
加入收藏 | 返回主页  
  首页 新闻 演出 学术 专题
关注 图说 访谈 视频 媒体
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注 > 心灵驿站 > 正文
花开二度
作者: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2007-03-20   点击率:

  第一天上班,苗圃老板指着霍默向我介绍。当时,霍默的灰白头发乱糟糟的,加上他大腹便便,脚上又穿着一双木头拖鞋,看起来的确老态龙钟。“他是欧洲最好的园艺师,不过,他确实有点老了……”老板说。

  所以他们让我来管理花圃,我颇有些自得地想道。我没有任何花房工作经验,但是,老板看到我是从园艺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就雇我管理苗圃了。现在,我终于能将在学校里学到的理论知识运用到实践中了。老板陪我走到一号花房。“这里是天竺葵。里面都是白色的两翼昆虫,”他轻快地说,“知道怎么处理吗?”“当然,配一瓶马拉息昂喷雾剂喷一下就行了,”我很自信地说。“霍默会告诉你杀虫剂在哪儿的,”他回答。霍默领我来到放杀虫剂的架子边。“需要帮忙吗?”他用浓重的荷兰口音问。“不,谢谢,”我说。“我会配。”虽然在学校没做过实际配药实验,但我相信我能配好。我戴上橡胶手套,把糖浆似的化学药剂倒进一个喷雾瓶中,加入水。然后,我就去查看那些天竺葵。它们是为母亲节准备的,开花的时间正好赶在需求高峰。我仔细地为每一株植物喷上药液,它们肯定会杀死那些小昆虫。
 
  第二天早晨,我一去上班,就直奔一号花房。当我打开花房门时,浓烈的药水味向我扑面而来。天呐,每一朵花儿都变成了难看的褐色。我将整个花房里的花都毁了!一定是配药比例不对。毫无疑问,被炒鱿鱼在所难免。忽然我看见了霍默。他正熟练地将植物上的死叶子摘下来,扔进一只木桶里。“把老花修剪掉,”他说。“这样,新花才能开放。母亲节开不了,到了六月,它们将会是你所见过的最灿烂的天竺葵。” 
 
  我们干了整整一个上午,修剪花枝。霍默既没有指责我,也没有教训我。我试图道歉时,他只是耸了耸肩。“犯错!我们谁不犯错呢。”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一直等着解雇命令的下达,但老板什么也没说。后来我才得知,霍默已为我摆平了所有的事情。
 
  六月天终于来了。当所有的天竺葵一起绽放的时候,花儿开得甚至比以前更大更漂亮。我凝视着它们,心里对霍默充满感激。有时候,给“错误”一次改正的机会,它就能再次开花。(作者 大卫·斯达克 金戈 编译)

上一条:感恩可以是一种生活态度 下一条:最难风雨故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