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院_新闻网
加入收藏 | 返回主页  
  首页 新闻 演出 学术 专题
关注 图说 访谈 视频 媒体
媒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 > 聚焦武音 > 正文
学习强国:学习新思考 | “和”与“同”的文化向度
来源:学习强国   发布时间:2021-12-23   点击率:

马克思历史唯物论认为:“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关系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等多重因素相互作用而形成的一个极其庞大、极其复杂的价值体系,它涉及经济、政治、文化、思想、道德等多方面的内容。毫无疑问,在所有社会关系中,最稳定、最能持久产生影响的莫过于对文化的认同。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的讲话中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

我国是一个多元汇流、兼容并蓄的文化大国,是古老的礼仪之邦。传统文化因子中崇尚“天人合一”,秉持“以和为贵”,遵循“求同存异”,主张“礼乐相和”,注重“家国同构”,信奉“民胞物与”等等,它们共同聚合成为我们中华民族强大的文化心理。凡此种种,钱穆先生曾以“一天人,合内外”六字而尽之。而几千年来,儒家道统更是用“和”与“同”来概而论之。

一、天地之美 莫大于和

天地之美,莫大于和。可见“和”是古人对宇宙物象之美的最高认知,也是对天地间风调雨顺、万物和谐共存的一种情感寄托。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这种认知逐渐升华为一种哲学观念,也被塑化为一种处世、处事的经验原则。《中庸》云:“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在这种观念的加持下,人们用“和”的思维去认识事物,用“和”的态度来对待问题,也用“和”的方法去处理各种矛盾,最终致力于达成“中和”的结局。所以,有学者提出“中国文明自古就是一种中和型(与自新型)文明”的论断。

社会如此,作为人文学科的艺术其实也是如此。我国传统音乐文化就非常讲求“中和”法则,譬如我们的民族调式音阶中就设有“中”(存在于正声音阶)“和”(存在于清商音阶和下徵音阶)两个音级,这种称谓无不彰显华夏文明“中和相依”的文化观、艺术观和社会观。孔子倡导“乐教”,也是希望借音乐所传达出的“和”来达成“以乐化人”,最终实现化民成俗的社会理想。南朝宋沈约在《答陆厥书》中说“至于高音妙句,音韵天成,皆暗与理合,匪由思至。”合者,和也。“音韵天成,皆暗与理合”,意即美妙动听的音乐一定契合于天道地理,遵从天地之“和”的秩序与规律。由此可以印证:和,是万物秩序的尺度与归属。所以,《礼记·乐论》中说“礼者,天地之序也;乐者,天地之和也。” 其基本逻辑是乐由心生,讲人心和谐;礼由外发,讲社会稳定。这就是西周时期“礼乐相和”以为治的思想基础。

基于“礼乐相和”实施“中和之治”有两条路径。其一,“礼乐相须以为用”。用现代的话来讲就是只要礼、乐同频共振,二者相辅以成,便可使人们和谐共处、百姓安居乐业,普天国泰民安。所以儒学认为“声音之道,与政通矣”,“是故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即为此理。其二,“援法入礼”。统治者从国家强制力的角度提出“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即把礼乐仪之序与刑政之法并置起来,构建和维系宽严相济、平治天下的治国模式。

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人民最朴实的价值追求。中华民族热爱和平、维护和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有20次提及“和平”二字。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将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恪守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外交政策宗旨,坚定不移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同各国的友好合作,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和”最深刻的诠释。

二、美美与共 天下大同

“和”与“同”,意相近、义相依。

何为“同”?韦昭注说:“同者,谓以水济水。水近乃弃,无所成也。”“阴阳和而万物生。同,同气也。”这与《周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相应和,系指事物间同序同构、各从其类。但是,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单一元素的“同”于生命毫无意义,只有不同元素彼此的“和同”(务和同,忌物一)才能孕育新生,滋养万物。公元前775年,周太史伯提出“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科学地阐释了事物发展过程中统一性与差异率的辩证关系。和谐相处,则生命繁盛;千篇一律,则难以为继。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和”是表象,“同”是内在,孔子关联形而上的“和”与形而下的“同”来区分君子与小人。君子外表和善,却精神独立;小人即便彼此认同,却难以和睦共处,这就是“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在封建社会场域,统治者无法调和“和”与“同”的矛盾,结果导致社会的礼崩乐坏,进而恶化为诸侯争霸。面对动荡的社会乱象,有先知先觉的知识分子适时阐发了对“大同世界”的想往。康有为说:“人人相亲,人人平等,天下为公,是谓大同。”

在文化领域,对于复杂多元的文化关系,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提出“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人们不仅是欣赏自己的美(文化的自觉),还要善于欣赏别人的美(文化的包容)。只有自己之美和他人之美和谐并存(文化的共存),才会实现理想中的大同之美(文化的融合)。千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无不怀揣一颗以和为贵的赤诚之心,致力于大同社会的理想追求。他们在纷繁喧嚣的世事中寻找和谐之美的本真,留下了深刻而历久弥新的文化烙印。

“是故情深而文明,气盛而化神,和顺积中而英华外发。”讲求内心的和顺之美;“诗言志,歌咏言,声依永,律和声。”讲求音律的协和之美。在璀璨的唐宋诗篇中,更是不乏对“主体之美”和“客体之美”的感怀与幽思。

各美其美: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美人之美: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美美与共: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天下大同: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当历史定格在2021年,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的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向全世界宣示:“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不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最崇高、最强大、最富价值的“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新时代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伟大创新,是中国共产党尊重人类历史发展规律、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趋势而勾画的真正的大同社会。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是时代的使命,是历史的逻辑,更是大国的情怀,是中国共产党人伟大的气魄与担当。

(作者系武汉音乐学院演艺学院院长、教授 供稿单位:武汉音乐学院演艺学院)


媒体链接:

学习新思考 | “和”与“同”的文化向度

关闭